观察|开启音乐节舞台后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能让观众“听到新的可能”吗?

文 | 樱木滑倒

不同的时代有不同时代听音乐的方式和对音乐的理解(www.ntqLw.com)。唱片工业时代,唱片店、打口带、随身听、电台是与新音乐密不可分的珍贵场景。随着在线音乐时代到来,流媒体榜单、歌单、以及推荐算法又开始成为主要的新音乐获取源头。

到了2021年,一档音乐竞演综艺开始“承接”起这项重要“任务 ”,帮助听众挑选技术过关、内容多元的新生音乐人,并试图以一种更直观、系统化的方式,为观众提供更多的新鲜音乐内容,与有关音乐审美、音乐创作等方面的探讨。

尽管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初上线时节目争议颇多,随着第三期的渐入佳境、第四期节目中首次呈现的YOUNG BLOOD音乐节舞台,也开始为听众呈现出一种全新观感。

听众永远需要新的音乐,来开启新的视野,反之亦然。张亚东曾表示,“想让观众“听到新的可能”。在如今这个碎片化音乐时代、Livehouse、音乐节数量剧增、现场音乐氛围被稳步培养起来的时代背景之下,怎样算是带给观众“新的东西”?让观众“听到新的可能”?

审美革新、作品“内卷”,看见音乐人“新可能”?

在一众以老炮乐队为核心的音乐竞演综艺中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可谓一反常态,登场的24组音乐人并没有限定形式,不仅有乐队,还有Rapper、女团、独立音乐人,风格也囊括了说唱、流行、电子、数摇、金属核等不同风格,地域则分布更加广泛,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武汉、广东等音乐氛围浓郁的城市。

众多风格各异的新血音乐人们,将一同迎接不同阶段的赛制“考核”。第一赛段是1v1对抗赛,新血音乐人们两两pk,由现场观众及安可团们给出自己的“安可”,安可数较低者直接淘汰,观众们能够直观感受到不同风格、类型音乐的碰撞交流,毕竟观众审美喜好也象征着市场规则,而市场就是如此残酷。

第二赛段进入到更为复杂的抢番生存战,留下的14组新血音乐人根据排名进行番位分区,处在生存区、出局点的新血音乐人可以任意选择对手发起挑战。新血音乐人们自主选择对手进行对抗。这一赛段的新血音乐人们明显冲劲儿十足,卯足了劲儿提升番位,并试图从技术、形式等角度突破自身以往的作品。

在9次抢番竞演之后,保留在6个首发区的公演席位音乐人,将获得登上YOUNGBLOOD新血音乐节舞台演出的机会,面对更多的观众。

可以看到节目在试图为线上娱乐市场输送新鲜势力,同时也意味着,需要面临更多来自大众的审美冲撞与市场审度

比如以摇滚乐为根基、风格独特的电子乐队坏月亮;Bass line出挑、节拍跃动的数摇乐队右侧合流乐队;双人电子团音速行星等小众风格的新血音乐人们,就不断为大众带来了新的审美体验。每个人都在用各自的理解去看待不同的音乐作品,这便是音乐的魅力所在。

除了为观众带来新的审美与思考,“不留情面”的残酷赛制,还倒逼已经成熟的乐队作品“内卷”,拿出新的东西,产生更新、优秀的作品

比如在第四期节目中,硬核乐队利事便拿出了未发布的作品《北京赛百味》,演出完毕后,主唱啸天在后采间表示,“甚至觉得比平时的演出更要有所超越”,为了在舞台上能够更好地表现,加入了很多像节拍器这种之前不会在演出中使用的东西。对于乐队而言,也是完成一个新的挑战。

而科幻电子乐队音速行星也在与衣湿乐队PK失利后思考,“是不是自己把嗓音状态调整到最好,能把比分(差距)追得更小一点”。

在无数个反映出新时代的大众审美取向、与对新鲜风格的市场接受度的时刻,节目也不断为观众带来了种种新的可能性,推动新血音乐人尝试各种新的可能。

正如白纸扇乐队主唱陆炎所言,“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个,我们就会过时,我认识事物很感性,一定要亲身去体验,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。”

将音乐节“搬”上综艺舞台,户外综艺的先锋试验?

今年夏天,在热爱音乐的年轻人群体中,流传着一个关于“love不如live好”的谐音梗。对于资深乐迷而言,一些音乐的“初启蒙”便是来自于live,毕竟,现场才是真正能够完整呈现他们音乐气质的舞台

而“需要大一点的舞台、大一些的媒介、让更多人听到”的诉求,是新血音乐人白纸扇的初衷,同样也是成军数年、未曾登上草莓音乐节舞台的新血音乐人沙棘草的心声,“我们乐队这么多年了都没有上过草莓音乐节舞台,上哪儿说理去。”

在最新一期的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节目中,沙棘草乐队终于登上了音乐节舞台,并改编了一首观众们耳熟能详的“金曲”《无法原谅》,将更多元的审美带给更多观众。

以“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”的经典台词作为开场设计,将“为所有爱执着的痛,为所有痛执着的伤”等耳熟能详的词曲,融入到波萨诺瓦、桑巴、爵士乐、disco等层次丰富的改编当中,让这样一首“接地气”的神曲,也在漂亮的沙锤、康佳、音束当中,有了新的味道。

其他新血音乐人的金曲改编,也让观众见证了金曲的不同呈现。比如以视觉系、铁桶打击乐器、雨伞等元素呈现出的张国荣经典之作《暴风一族》,收获了音速行星“在商业编曲和自己的艺术审美中找到了很好的平衡”的客观评价。

节目模式的创新,是当下音乐综艺中十分罕见的,作为一档由优酷联合摩登天空、大麦、沐光时代推出的首档户外音乐竞演真人秀,线上线下的联动方式,一个很明显的优势便是能够从源头上为新血音乐人提供“试炼场”

YOUNG BLOOD新血计划曾推出如福禄寿FloruitShow等知名乐队,而借助摩登天空等专业音乐公司的音乐资源,优酷凭借自身多年来对原创音乐内容领域的探索、与对年轻受众市场的深谙与积淀,通过一档以多组风格各异的新血音乐人为样本的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,从多个维度为新血音乐人们“保驾护航”。

听见新可能,赋能“新市场”?

从市场角度而言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同样带来了新的可能性。根据大麦发布的《2021五一档演出观察》数据:五天小长假线下专业演出超3800场,各类演出供给稳步提升,其中Livehouse、脱口秀、音乐节票房表现亮眼,与2019年同期相比,增幅较均超250%。

伴随着音乐节数量连年攀升的,是音乐节的压轴阵容多年同质化。而过往的音乐竞演综艺,将本已为圈内上游的乐队送至大众视野,帮助他们收获了一批跨圈层受众。但在Live文化被普及、音乐审美、现场氛围被迅速培养起来的背景下,听众们需要更新的东西,新的东西也需要从更前端的地方被看到

“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确实要有新鲜的血液,国内大多数音乐节恨不得是一拨人专场。”张亚东曾表示,这确实也是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这档节目在做的。但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并不仅仅将优秀的、有趣的、先锋的音乐审美带给观众,同样将市场规则通过种种竞赛机制,“直给”到了新血乐队们。

早在节目开始,通过诸如“上过1000人的舞台吗?”“评论区有超过999+的歌曲吗”“存款加起来有5万吗”此类的问题,对新血音乐人们进行了符合新时代市场规则的小测验。

而安可团的几位成员——扎根于90年代北京摇滚乐队黄金年代的张亚东、走过华语唱片繁荣年代的台湾流行歌手萧敬腾、得益于嘻哈产业发展的说唱音乐人GAI,也代表各自的群体审美与专业评判,为这些新血音乐人们提供意见。

将市场规则的运作趋势,以节目中赛制的形式融入,在给予新血音乐人们站上更大舞台的机会的同时,与大众一起探讨音乐的更多可能性,不仅能够帮助培养市场多元审美取向,同时也将赋能音乐综艺及音乐节市场

对于音乐综艺行业而言,打通线上线下的节目形式,是一次基于现场音乐生态的必然尝试。而对于音乐节市场而言,在逐渐向“音乐节+科技”、“音乐节+明星”、“音乐节+文旅”过渡的线下音乐节市场中,提出了线上内容的可联动性,在为行业带来“音乐节+综艺”形式的新思路的同时,也将打开更大的商业市场大门。

公司名称:深圳市勤峰电子有限公司